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幸运快艇群

你的位置 : 主页 > 亲子频道 > 女性保健 >

一个女性的真实经历:卵子冰封的可能性有多大?

来源:恒恒美食网  12-27/2019
点击:

一个女性的真实经历:卵子冰封的可能性有多大?

  工作人员将离开人体的卵子存入冒着冷气的液氮罐。受访者供图

一个女性的真实经历:卵子冰封的可能性有多大?

  殷仕娟在沙龙上视频连线国外专家。受访者供图

一个女性的真实经历:卵子冰封的可能性有多大?

  林晴给自己注射的促排卵针。受访者供图

一个女性的真实经历:卵子冰封的可能性有多大?

  徐枣枣对记者回忆庭审现场。魏晞/摄

  林晴把自己的7个“可能性”冷冻起来,在她看来,这是让“可能”有机会变成“现实”的一种保障。

  还差一岁,这位上海女子就要迈进不惑之年。她在香港工作,每月收入5万元,可自由支配的时间充足,父母对她包容支持。只有一件事她不太满意,那就是还没结束单身。

  2018年6月,在香港一家私立医院的手术室内,医生从林晴体内取出9颗卵子,其中质量达标的7颗被存入冰冷的储存罐。未达到医生建议20颗的数量,她之后还想再取一次。

  如果说这条赛道林晴已经跑了半程,徐枣枣还困在起跑线上。她去北京多家三甲医院咨询,还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做了检查,生理条件符合冻卵要求,但由于她单身,医院拒绝了她。

  徐枣枣以“歧视女性”“侵犯一般人格权”为由,把医院告上法庭,要求其提供冻卵服务。2019年12月23日,该案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中国内地现行的法律规定,医疗机构严禁给单身女性提供辅助生殖技术服务。一些人会出境寻求这项服务,花费至少10万元,还需要支付半个多月耗时带来的其他成本。

  今年10月底,徐枣枣听说武汉一家医学机构向未婚女性开放冻卵技术,花费只需两万余元。“比去国外节省至少8万元!”仅过了一天,她就发现该消息纯属误传。

  林晴则被医生告知,一次冻卵手术就能孕育宝宝的成功率不高,一旦离开身体,存活的卵子会越来越少。“可能没什么卵用。”她自我调侃道,但她不想放弃技术带来的那种可能性,也不想放弃生育的权利。

  她本想以实名讲述自己的故事,直到被多个朋友劝阻,她才意识到,社会大众对冻卵的看法还很值得玩味。

  1

  2018年夏天,林晴帮朋友录了一期视频节目,在镜头前谈论对冻卵的态度。如今她不记得当时说了什么,只记得在那之后,自己对冻卵上了心。

  林晴的朋友殷仕娟是一家境外冻卵服务机构的生殖健康咨询师,自称接触过100多个案例,平均每天能接到十几个咨询电话。

  殷仕娟最怕有人开口就要求“包成功”,想要一次手术就能取得足够数量的卵子,并保证未来这些卵子能孕育出婴儿。

  有些人还会要求把卵子冰封在某国,方便找代孕。殷仕娟为其讲解当地法律,表示不可能,对方还会不依不饶地“我就要”。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科学家开始研发冻卵技术,最初的目的是为珍稀动物延续种群。后来,它成了人工辅助生殖手术的一部分。取卵时,如果男方不能及时提供精子或暂时没有精子,医生会先把卵子暂时冷冻起来。如今,冻卵成了单身女性延迟生育的一种“保险”。

  通过技术能取到的卵子数量,取决于女性的年龄和健康状况。35岁是医学界普遍公认的分界点,在那之前,女性的卵子质量较好,数量较多。

  殷仕娟每月会在上海“申报馆”举办一两次以保护卵巢为主题的沙龙。这些知识,她会反复讲。一般情况下,沙龙会聚集20多位女性听众,开场的第一个问题常常是,人体最大的细胞是什么。

  有人猜干细胞,有人猜胚胎,殷仕娟双手一挥,公布答案:“卵子。”

  “哦!”观众席发出恍然大悟的呼声。

  殷仕娟会接着说,精子是人体最小的细胞之一。课室会随即“炸锅”,她记得有个女孩娇滴滴地说:“哎哟,那我回去和我男朋友可有得说,要让他好好珍惜我!”

  根据殷仕娟的观察,几年前,参与沙龙的多是40岁以上的女性,直接提出想生孩子。现在,来自互联网、金融、娱乐圈等高收入行业的年轻姑娘多了。有两个姑娘通过沙龙相识,结伴去境外找同一个医生做冻卵手术。也有人关注“取卵会不会变胖” “冻卵后能否找代孕”等问题。

  一位境外冻卵机构的前工作人员形容,他们相当于留学中介,最终能出境冻卵的女性,其数量可参考“常青藤”学校录取比例。

打印

网友评论

大家都在看

热门食材

专题推荐

热门推荐

  • 敬老院“送清凉、暖人心”暨沂河实验学校慰问

    敬老院“送清凉、

    8月18日上午,兰山区沂河实验学校四年级二班的部分同学们在班主任王老师的带领下及家长的

  • 暖心!音乐公司为宠物打造“专属歌单” 以缓解孤独

    暖心!音乐公司为

    综合外媒报道,近日,瑞典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Spotify为独自在家的宠物打造了“专属歌单”。

  • 女子做抽脂手术身亡 涉事美容机构上月才获许可证

    女子做抽脂手术身

    “我接到电话赶到医院时,人已经不行了。”11月14日下午,卢女士接到女儿闺蜜的电话,称女

热门食谱

推荐文章